网站首页 学校首页 新闻动态 政策文件 理论学习 思政园地 媒体蚌医 蚌医故事 队伍建设 校园文化
 
媒体蚌医  
媒体蚌医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蚌医
科学网报道我校杰出校友段树民院士访谈“我的高考我的梦”
日期:2017年6月13日 浏览[100]

1977年,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关闭多年的高考之门再度打开,一个时代的拐点到来。那年的冬天,对于参加“文革”后首次高考的570万考生来说,没有寒冷,他们感受到了心底深处的梦想涌动,感受到了一个民族重新高扬崇尚知识、尊重人才旗帜的春天气息。
弹指一挥40载。这40年来,高考已然成为国家一年一度的盛大社会活动,一代又一代的考生们通过高考迎来他们的命运转折点。而高考,也注定在他们的脑海中留下难以磨灭的永久记忆……
梦想曾经遥不可及
■本报记者 崔雪芹
段树民:中国科学院院士,浙江大学教授,1977年考生。
虽然段树民小时候有过当科学家的梦想,喜欢看一些知识类图书,但后来下放之后就觉得梦想太遥远了,因为看到很多知青在农村已经劳动了七八年仍然没有回城工作的希望。“那时候我的最大理想就是劳动几年后能够通过招工、当兵回到县城生活,压根就没有想到会上大学。”
作为“文革”后恢复高考的首届入学者,段树民深深感叹恢复高考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
段树民向《中国科学报》记者回忆,“文革”开始时他才小学二年级,“文革”十年正是他接受中小学教育的时候,但大多时光都在学工、学农及各种时政学习、批判和宣传活动中度过。1973年他上初二,赶上邓小平第一次恢复工作后推行的“资产阶级教育路线回潮”,才扎实地学习了两年。也正是这两年的学习为他的高考打下了基础。
高中只上了一年,段树民就下放了。村民们为照顾他,让他在生产队养猪。“那些猪由于是公家的,没有得到很好的饲养,都成了多年长不大的‘僵猪’。”令段树民引以为傲的是,经过一年多的辛勤工作,包括研究做糖化饲料、学习为猪治病等,有些“僵猪”竟长成了肥猪并卖给了政府。段树民笑言,这是他从事生物学研究的开始。
1977年10月,刚听到要恢复高考这个消息时,段树民简直不敢相信。“从知道确切消息到高考也就一两个月,由于‘文革中断了11年的高考,被积压了11届的中学毕业生,从十几岁到三十几岁,都铆足了劲向这次高考冲刺。那时候没有复习资料,也没有像样的教材。中学老师们热情地在挤满学生的大礼堂里免费为大家做辅导,气氛非常热烈。”
令段树民记忆犹新的是,安徽的高考第一天是12月10号,“好像上午是语文,下午是数学,物理和化学合在一张卷子放在11号上午考,11号下午最后考的是政治。记得语文的作文题目是二选一:1.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源于叶剑英诗句);2. 紧跟华主席,永唱东方红”。段树民选择了第一个题目,“记得作文里举了陈景润攻克数学难题的例子”。
数学是段树民的强项,但那天下午的数学考完后,他感到非常沮丧,不少题目没做出来。他甚至想放弃第二天的考试,但家人鼓励他忘掉考过的科目,避免不良情绪影响到后面的考试。
“最后的政治考试好像比较轻松,有意思的是,有一个题目是默写毛主席的语录《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段语录是当时在校学生经常要唱的歌。”段树民回忆说,“记得当时我就是在心里默默地唱着这首歌写出这段语录的。后来还听说有的考场教室的墙上就贴着这首语录,乐坏了这些考生。”
因为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首届,考生多,大学少,当年的高考录取率是历史最低的。当时段树民觉得自己没发挥好,应该没什么希望了。张榜的那一天,他还是去看了,“但由于信心不足,居然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就很失落地回家了”。后来还是一位同学告诉他,才知道自己考上了蚌埠医学院。
能够考上大学,段树民觉得要特别感谢一个人,就是自己初中的班主任黄佩章。“在那个疯狂、混乱的年代,人人都认为读书没什么用,整个媒体都在宣传知识越多越反动,黄老师却经常开导学生要用心读书。他常常告诉我们,现在这个状况是不正常的,不会持续很久,将来的社会还是需要知识的,大家一定要趁年轻的时候好好学习,不然以后会后悔莫及的。”段树民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黄老师家庭出身并不好(地主成份),在那个年代他要顶住多大的压力在课堂上和学生讲这样的话。这既体现了他的远见卓识,也显示了他的勇气。即使是今天,也令我们很多在压力下不敢讲真话的人汗颜。在黄老师的影响下,我们那个班级的学习氛围浓厚,成为该年级高考录取人数最多的班级。”
虽然过去了三四十年,段树民对大学的学习生活仍然记忆犹新。同班学生的年龄和经历差别非常大,有中学刚毕业的十七八岁的孩子,也有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还有三十多岁没找到媳妇的农村“赤脚医生”。大家都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希望把过去耽误的学习时间再追回来,学习生活过得非常紧张充实。
蚌埠医学院虽然是一个普通的地方院校,却有着很好的传统和学习氛围。给段树民上课的许多主讲老师还都是当年从上海过来的专家。他清楚地记得在上病理课时,老师指着一个心脏肥大(高血压病所致)的标本告诉同学们,这个心脏是蚌医首任院长谢教授捐献的,他为蚌医的建设和发展呕心沥血、奉献一生,死后仍作为无语良师,激励和教诲着一代又一代的学子们。这种震撼至今仍让段树民心情不能平静,对医学和生命的深厚敬畏感也从那一刻产生。段树民相信,作为一个地方院校,蚌医的毕业生中产生了四个院士并非偶然。
段树民表示,这一代人丰富曲折的经历,赋予了他们高度的事业心、社会责任感和奉献精神。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7-06-09 第1版 要闻);文章链接: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7/6/324224.shtm?id=324224&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蚌埠医学院(宣传思政工作网)
地址:安徽省蚌埠市东海大道2600号 邮编:233030 电话:0552-3175035